北京在这个季节大多数时间天气是不错的,然而今年真是怪异的很。让我感觉不到自己是在秋天,如同一下子从夏天来到了冬天。冷,真的很冷。我深刻的记得16号那天我还穿着短袖衫和好友在社区长椅上侃侃而谈呢,17号就穿上了毛衣,可还是冷得哆嗦,紧接着18号又下了一天的小雨,这样天气所营造的气氛多少会引导人回想起过去的时光。原谅我的碎碎念,这一切都是我发现这件White turtleneck的原因(我此时已是想到那说到哪,如果你想继续被这样的絮叨摧残可以继续浏览,不然就此打住吧!)。

这件毛衣对我有这特殊的意义,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的中学时代: 我第一次穿这件毛衣在操场上撞到了班长,他说我穿这件毛衣真好看,于是我想整个冬天都穿着这件毛衣。

是的,那时候我喜欢我们班的班长。她非常害羞,在我印象中是这样。因为有次生物演讲的时候,他由于太紧张,脸一下子变得红扑扑的特别可爱,我当时看到她的样子,也感觉到自己的脸热热的。我便是从这时候喜欢班长的。我想要她的照片但不知到怎样得到(那时候还没有可拍照手机,况且王红军规定学生是不许在校内使用手机的)。有次午间操的时候,我看到班长的学生证在桌子上,我正打算把那张学生证上的一寸照片揭下据为己有时,我的铁哥们儿张易出现了。他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怕任何人知道我喜欢班长,向他撒谎说:我只是想做个恶作剧。看到他非常生气的样子我知道了,他也喜欢班长。我当时不知到该怎么办,只记得脑子空空的好几天。后来这哥们儿给我展示了春游时候班长拍完给他的照片,我嫉妒的要死。

终于在一次上计算机课的路上我们开战了,结果可想而知,他当时一米七几膀大腰圆的身材,我的挑战等于是以卵击石。负伤其实并不要紧,让我伤心的是那件白色高领毛衣在这次战役中,右胳肢窝的地方被撕坏了。不会撒谎的我回家向妈妈解释说是体育课的时候弄坏的,希望妈妈能把毛衣缝好,谁曾想又被’揍’一顿。不过后来可喜的是我和这哥们儿重归于好了,并用游戏机将他那张照片换了过来。自那以后便有了第二个人知道我喜欢班长。他很仗义,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当然包括班长了。

这事故过了很久后我仍然不敢向班长表达心声,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邻班同学放学和班长一起回家时,我感觉自己糟糕透了,发现自己非常失败。此后便打算不再向班长说话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在我模糊的意识中忽然发现中考倒计时的日期,在黑板上一天一天变少时,我想再不向班长表白就可能以后在也没有机会了。于是我要在做大量的习题外,绞尽脑汁的去想我应该怎么向班长怎么表达呢?她拒绝了怎么好呢?她要是讨厌我呢?这些问题让我痛苦了很久,无心去准备中考(这就是为什么大部人要阻止早恋的原因了)。

后来我向在美国的Jessica阿姨求助,她的一句:“有什么比友谊更重要呢!”拯救了我。怕影响到她的学习状态,我赶在离中考还有些日期前给班长写了封信(内容全部是友谊和学习计划什么的,丝毫没有提到我喜欢她的内容。而且信尾我并没有署名,我知道班长一定能猜到是我写的,因为信中谈到的一本童话故事中的人物只有班长知道)。很快,我收到了回信。你能想像到我当时的喜悦吧!我完全沉浸其中。便是在这样无比快乐的情绪相伴下我完成了中考。之后我离开北京去家乡上学时也写过几封信,可能是邮递员大哥偷懒的原因,我始终没有收到回信。05年我再次回到北京时,我好想见见班长,但还是不知到怎么开口。我有班长的手机号码,在有次我打通后听到是一粗旷的男声后,就不敢再打了,因为分不清那手机号是班长的,还是她爸爸的。在这期间我接触了网络,在上面我将班长加为了好友,但几乎我所有的时间都处于隐身状态,因为怕看到“好久不见,你还好吧?”不知到下面该说什么。

08年我进入了朗文工作,我诧异的的发现学校的外教部主管的外貌和我脑子里的班长太像了。当然这个秘密我没有告诉过主管,如果她的性格有班长的一半好的话我可以尝试和她聊聊天。在09年10月23日那天,我在华语(离中学很近的地方)买了件新的White turtleneck,主管说我穿这件毛衣真好看,这句话不得不让我记住了当天的日期。

时间真的太快(这的确是一句俗的不能在俗的话,但真的是这样)。一零年的十月马上就快结束了,谁知道这还能让我感慨多长时间呢。我只是觉得能有拥有这样一个清晰美好的回忆,真的是件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对班长的一些记忆:

  • 我特别喜欢班长用“psps…”这样是声音悄悄的叫我,因为她好像就这么叫我过(是不是我自多多情就不知到了)。
  • 我特别喜欢早起可以拿到班长的作业本抄作业。这样我的作业本就会有好多的“优”。
  • 我特别喜欢劳技课,因为这80分钟班长都会在我傍边。而此时我会让她感觉我特别厉害,因为我可以用美工锯很快的锯出一个完美的形状,然后去帮助她。那位戴这老厚镜片儿的劳技老师也是特别喜欢我的,我想她一定是认为我是个总能第一个完成任务并帮助其他同学的学生。
  • 我特别喜欢姚玉老师(尽管她经常向我父母告状),因为她是中学三年来唯一一位把班长的座位安排在我邻组同排的老师,这让班长离我很近。但是姚玉随后实行的新政策让我很反感,班级同学每周都要以组为单位更换座位(这政策要比她向我父母打报告更讨厌)。所以我每隔几个月都会有一周时间与班长间隔4个小组的距离。这样的状态持续到了初中二年级的第二学期。
  • 我特别喜欢在多媒体教室上课,因为在观看教学视屏熄灯时候,我可以全神贯注看到班长,而班长不会注意不到我。
  • 我特别讨厌外教口语部主任!因为他曾在年级大会上把班长弄哭了。(我当时想为班长报仇,但是坐的时间太长,腿麻了没能站起来)。
  • 我特别讨厌姓黄的。因为那时候他总是和班长在一起,班长还有些喜欢他(这让我非常嫉妒)。
  • 我特别讨厌“小白鼠”(她是初三时的化学老师,平时总是穿着白大褂,个子又很矮,“小白鼠”便是同学们给的外号),因为她总让我在班长面前出丑。对于那个化学方程式配平到现在仍然还很头疼。
友情链接(时光电台)-时光的声音·暗恋 by Rongzu(http://lovedida.com/archives/152)

1 条评论

J · 2010年10月29日 下午8:50

阿姨叫的这么甜,没糖吃的小朋友。哈哈哈
其实我想告诉你,turtleneck对你并不适合。自信的高傲的人更适合,小朋友不是。你太过温和,不相信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